wp_head(); ?>
Home » 未分类 » 巴比特观察丨CryptoPunks再次爆火,幕后推手找到了!

巴比特观察丨CryptoPunks再次爆火,幕后推手找到了!
这种狂热目前看来出现了降温。Dappradar数据显示,今日CryptoPunks的销售额、用户数量削减幅度均在50%左右。与之类似的Bored Ape Yacht Club、Meebits、Cool Cats等市场排名靠前的NFT头像类市场项目也出现了类似情形,在过去的7日,上述项目的销售额增幅分别为239.31%、689.17%、116.32%,而今日的销售额较昨日几乎砍半,分别砍55.24%、79.36%、70.82%。热度没有持续,那么老项目受追捧,到底是哪些人在推波助澜呢?这么做的意图是什么,又或者,抢购CryptoPunks有什么用?Kevin Rose和《纽约客》同时助推CryptoPunks这会是巧合吗?在0x650d于7月30日购入CryptoPunks时,True Ventures 风投公司合伙人的凯文 · 罗斯(Kevin Rose)和知名媒体《纽约客》都提到了CryptoPunk。7月30日晚,Kevin Rose发推称未来十年,CryptoPunk将超越标普500的表现。在该推特底下,Kevin Rose声称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。同一天,《纽约客》杂志一个叫做Kyle Chayka的撰稿人写了一篇《为什么Bored Ape会席卷推特》,试图探讨Bored Ape文化现象以及商业上取得的成功。文章采访了Bored Ape Yacht Club的创始人Gargamel和Goner,并指出这两位并不是技术极客,而是商人、文艺工作者,Bored Ape Yacht Club借鉴了CryptoPunks:1、Gargamel和Goner理解CryptoPunks的昂贵是因为其数字声望的终极象征,类似在NFT领域获得哈佛学位;2、人们买入Bored Ape的猿头像,并不是为了寻找下一个趋势,而是因为他们买不起CryptoPunks,Bored Ape等头像类项目只是CryptoPunks退而求其次的选择;3、投资人将Bored Ape Yacht Club设想为未来潜在的“去中心化迪士尼”;Inside分析师Michael Tant声称批量购买CryptoPunk的人是三箭资本,这令市场陷入疯狂。但这个猜测目前看来未必是正确的,因为今天有新的发现,认为本次海量购买CryptoPunk可能是一名社区成员。有一个在今年7月才注册的推特0x650d发推回应Michael Tant,在8月1日时称其分析是错误的,虽然他也爱ZHUSU,与此同时又抛给市场一个新问题:猜猜他的第二个地址、第三个地址是什么?目前看来,Michael Tant承认了推特用户0x650d的存在,并与之展开了新的互动,同时,在8月2日,Michael Tant在分析中仍指出三箭资本在疯狂购买NFT,并且数以千计的ETH用于购买CryptoPunk和artblocks。这个后果导致了导致了人们大量涌入该项目,包括Gary Vaynerchuk等名人都纷纷表示买入了 CryptoPunk,CryptoPunk的价格也开始飙升。先是卖方报价一路虚高,目前最贵的两个外星人报价均为4200ETH,但还没有人购买,而确确实实被买方接受的报价最高达到2250ETH。卖家也声称自己快要疯了。一名叫做FaZe Banker的推特网友称自己在58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枚CryptoPunk,相当于一个月赚了50万美元,“我简直要疯了”。此外,虽然Bored Ape在过去令推特上的加密朋克爱好者换上了猿头像,但在经过这个周末后,CryptoPunks又重新占领了推特,并且朋克爱好者也穿上了自己所持有的头像T恤走上街头。现在还不清楚愿意天价买入CryptoPunks又或是低价扫荡CryptoPunks的买方意图是什么,数字声望的终极象征似乎是一个合理说辞,不过,Michael Tant和ScalarCapital联合创始人Linda Xie提供了一个新线索:CryptoPunks可能会成为一种抵押资产用以生息。